中、高考满分作文_优秀作文-唯美意境作文网!

藏在你身后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某某市一名高中学生王某放学途中遭遇绑架,当夜十一时左右其中一名绑匪李某神色慌张闯入警察局自首,大喊有鬼并声称已将人质杀害。当警察被带到现场时另三名绑匪均已死亡,而人质安然无恙,警方怀疑是李某突发精神疾病将其他三名同伙杀害。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切!”段浩康扔下手中的报纸快步跟上前面修长身形的白衣少年。

“喂!王其。”石头没好气的拍了眼前这个上网还在入迷的邻居兼同学,都这么晚了网吧居然还这么多人。

王其这才忙里抽空抬眼看清来人:“呀,石头稀客啊。”

“要死了!你是有前科的人哎,竟然又闹‘失踪’你全家都找你找翻天了知道不!亏还有我这样好的邻居大半夜出来找你。”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第一个就砍死他,整天给人一种迷迷糊糊的感觉总让人担心的家伙。

“咦?”王其这才掏出手机看到好多未接电话:“快是一点了!好快啊还以为才七八点钟呢。”表情一变再变的难看起来。抓抓本已很凌乱的头发选择先给家人打电话报个平安。

走出网吧的石头深吸一口气,真搞不明白怎么那么多人会喜欢呆在乌烟瘴气、人声混杂的狭小空间:“快点啦!真是的。”

“好啦!”王其才慢吞吞的结账走出,一阵凉风吹过,不禁抖了抖,初秋的夜还蛮冷的。和网吧里简直是两个世界,里面不分昼夜的糜乱而外面已是人迹显少,偶尔一辆车快速驶过。

“你是跟我一起回宿舍还是回家?”

“当然去宿舍,家里好吵。”

“原来你是在躲他们啊。”石头伸伸懒腰:“整天堵在你家门前说要请你上节目的那帮人。你就上上看嘛!说不定会火哦!”

“你怎么不去死啊你,那是什么什么灵异节目,我自己都不信鬼还让我上节目说鬼谁信啊”

“说起来确实玄乎,关于他们帮你去的那间鬼屋……”

“鬼屋?!”王其从来没听说过哪有一间鬼屋:“只不过是几间比一般偏僻更偏僻点的破房子罢了,不用这么夸张吧!”人就是这样,把一件奇怪一点的事加油添醋的越传越离题。

“我也是从妈妈那问来的,她还不想告诉我呢。”要不是和好友有关才不会问起自己最怕的事情:“以前确实发生很恐怖事件,在网上都能查到关于那件事的很多报道。”

“这么说还蛮轰动的?”王其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这人脑袋真是一根筋,任换做谁也不会听到和自己刚经历的恐怖事件有关的事情还不感兴趣。

“说来听听。”看到石头的表情王其当然要立刻改变态度,表示自己还是很关心这件事情的。反正回去需要一段时间。

“听说以前那件房子的主人得罪了村长被村长赶出村子,没办法才在那个地方盖的房子。以前那是个乱葬岗,住进去不到半年的时间,那一家四口中的儿子就疯了。老跑到村子里说家里的人其实早都死了,现在的家人都是鬼变得,还老是无故攻击家里的人。没有办法家里人就只好做了个铁笼子把他锁起来。直到有天夜里不知怎么的他跑了出来,**之间将爸爸、妈妈、妹妹全部杀死。还自己跑到警察局自首。”石头一口气将所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憋在心里都有种毛毛的感觉:“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问这种事,很不可思议吧?”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疯了的人多得是,而且疯了自然就会干出匪夷所思的事情。”要不怎么说王其神经比较粗,这种事也认为很合理。

“拜托!”石头可是鼓起十二分勇气在这样的深夜,一个不怎么有人经过的路上吹着小凉风讲起一个自己听时都毛骨悚然的事件:“最恐怖的是我在网上查到当年的报道。说现场没有打斗反抗的迹象,都是虐杀!虐杀啊大哥!你说怎么虐杀一人时不惊动其他人?尸检里说三人尸体都没有检查到药物。他当时只有十四岁啊!”石头是越说越理不清语言的激动起来,这样王其都没有反应?

“是蛮不可思议的……”王其一进那屋子时时感觉很冷,只是认为房子太破可能有什么地方漏风。加上被绑匪吓得脑袋一片空白,现在回想那里确实很阴森。也可能是听到这段过去而产生的心理作用。

“嗯……”石头的骨子里都有渗风的感觉,接下来的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虽说他看起来脑子不怎么灵光,还是怕说出来吓到他。

“说完吧。”怎么说都是邻居兼同学一起长大的,一看那死样子就知道心里还有话没说完。

石头不语的走了几步才传来幽幽的声音:“你还记得那三个绑匪的死状吗?和那家人死的一模一样。”

王其愣在那里任由凉凉的风吹过耳边,怎么会不记得?不会有人见过那一幕还能忘记。当那绑匪亮出泛着冷光的刀子时就被吓昏过去,再醒来时一度确信自己已经下了地狱。自己所处的堂屋和两旁敞着门的卧室里布满尸块,被一刀刀剁得粉碎的尸块或者说是肉泥。血红的颜色**性的直射入眼球,空气中弥漫浓的呛人的血腥味刺激着大脑,这就是地狱!地狱就是这样!大脑来回处理、反复重复这样两句话。墙上喷射状的血液还在顺着墙面往下流淌,王其几乎都能感觉到血液的淡淡温热。他清楚的知道死人的血是不会呈喷射的状的渐在墙上,所以这些人是活生生被剁碎!

王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不是警察赶到自己很有可能就这样活活吓死。胸口突然间好难受。

“咦?”石头绕着王其转了一圈脸色变得土灰:“你好像有点不对劲……”

好难受……不能呼吸……眼角看到自己的影子,胸膛被一双手刨开拱出一张丑陋的脸,舌头伸出怪异的角度**着脸上滴下的黏稠液体,好难受……

耀眼的阳光刺痛刚想睁开的双眼,丑陋的脸……怪异的舌头……头好痛……

“你醒了。”妈妈扬起疲倦的笑容:“吓死我了,你都睡了两天了。饿了吧!”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妈妈。”王其叫住要出去拿食物的妈妈:“石头呢?我是怎么回来的?”

妈妈支支吾吾的半响才开口:“那天你回来谁都不理即直接进房睡了。”

“石头呢?”有种说不上来的不好预感。

“他当晚回去……”妈妈还在犹豫是否告诉他:“就自杀了……”

“自杀!?怎么可能?”开玩笑吧!全世界人都有可能自杀但他不可能,他那么胆小那么怕痛:“我去看看!”

“你还是别去了吧,今天他下葬!”所有人都把责任怪在王其身上,说真正的王其早被绑匪杀了,现在这个是不折不扣得魔鬼,他还会杀死更多周围的人。

“那我更要去了……”不由分说的一阵风跑出去。

已是夜里十点多了,王其只是远远的站在能看到石头灵堂的地方。所有人都不让他靠近把他轰了出来,口中念念有词的骂着。只是再想看一眼,说不定棺材躺的不是石头只是大家在开玩笑,明天在学校他又会迟到被老师罚站,老是说‘你去死’并不是真的让你去死啊!

该回家了,不能再让妈妈担心了。脚步好沉重,从那些赶他的人骂骂咧咧的词语中知道石头死的很惨,以一种让人无法想象的方式自杀。因为灯泡时间过长路灯都发出昏黄色的光。楼下有一个身影是英子,灯光照在她憔悴的脸上显出不自然的土灰色。

“英子……”王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她是石头的女朋友。

“伯母说,石头最后见的人是你。”英子的脸埋在衣领里,提到石头时声音里还带着哭腔。“我想问问你那时有没有感觉他有什么不妥?”英子和王其石头都是在一个学校,她不怎么迷信,也不信王其会有让人自杀的力量。

“他啊……”好难受……胸口无法呼吸的感觉又来了。不能睡,王其提醒自己那天自己一定是错过了什么,这次不能……

“你怎么啦?”英子看到他的脸色突然变的难看:“不舒服吗?”慌乱之中感觉到王其身上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你好像有点不对劲……”

又是这句话!?意志开始模糊……影子!又是那无比丑陋的脸舌头伸出怪异的角度,**着脸上淌下的粘稠液体,但这次是英子的影子。

“你没有影子!”英子的尖叫声也无法让王其清醒……

再次睁开眼睛映入视线的依旧是妈妈疲惫的脸猛然清醒:“英子呢?英子怎么样了?”

“妈!”看着妈妈慌忙躲避的眼神,不安笼罩心头:“是不是英子出事了?”

无论怎样天亮了,天亮了心中就平静许多,到夜里那个还会出现吗?王其下意识的看看影子。

影子不见了!我的影子呢?英子最后说我没有影子,那和石头在一起那晚我也没有影子吗?那我看到的侧面的影子……是石头的!影子里拱出的那张……好难受,又来了那种无法呼吸的难受……

白天也会出来吗?妈妈的影子里拱出那张永远无法忘记噩梦般的脸,伸出他的舌头……意识开始模糊。“妈……妈……快逃……”不能睡、不能睡,妈妈……

醒来已不知过了几天,阳光射不进的厚实窗帘下妈妈的尸体右手还握着刀,**以及左臂被剁的皮连肉、肉连骨碎碎连连的让人恶心,就这样自杀吗?这是自杀?血液蔓延的痕迹已经干涸。为什么?答案一定是那间鬼屋!一切不幸都是从那里出来时接二连三的发生的。

摇摇晃晃的脚步一路不停歇的走那间鬼屋已在眼前,让人不寒而栗的破屋,门无风自行的乱颤着。即使是暴露在阳光下也有一种阴云笼罩的错觉。这个时候什么都不怕只有满心的愤怒!为什么是我!王其毫不犹豫的闯入屋内,屋内曾经发生的一幕幕展现在眼底,王其还是不禁倒退几步,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屋里的碎尸警察没有处理吗?恶臭充斥着所有空间,那些碎肉明显多了许多墙角的那是……石头!他也是将自己所能触及的身体剁碎而死!还有英子放大的瞳孔死死地盯着王其的眼睛!腿在打颤一时冲动的愤怒被眼前的一切瞬间摧毁。还有妈妈!你们在怨我吗?不是我的错!脑中的神经终于连接在一起闪出两个字:快逃!迅速的转身,门什么时候关上的?!“不是我的错!快开门!开门让我出去!”

“唧~~~唧~~~”让人极度不舒服的尖锐笑声传来。

“你是谁!为什么缠着我!”王其大喊着:“我没有错!是你!出来!”死也最起码要知道为什么。

门毫无预兆的被一道火焰冲开,**的感觉扑面而来。勉强睁开眼睛,门口半依着一名少年,高大的身影遮住一半射进的阳光,展现眼前的是一张俊美的面孔还挂着善意的微笑!这是恶魔?这个恶魔的形象和王其心中想象的呈两个极端。他一定不是人,人不可能长的像要散发出光芒来一样帅气的脸。

“问我?”那少年轻挑剑眉:“这里本来是乱葬岗阴气太重加上这房子的主人可能得罪过什么人,被恶意的把房子设计成标准的阴宅格局,相当于一个打开通往幻灵界空间缝隙的法阵,所以就有那么一只幻灵漏了出来。”

“为什么要缠着我?”王其看着那些残尸碎肉渐渐像画面一样隐去。

“你一直只是昏迷而已。”又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一袭白衣,如流风回雪般的绝世容颜,完美组合的脸上水晶一样清澈深紫色的眸子,这是天国的使者?:“这一切是幻觉,你只是被绑架到这里时被幻灵困住了灵魂无法走出来。”那人伸出如羊脂般细腻纤长的手,背后的阳光被映衬的仿佛天使的光华。

“唧~~~~唧~~~~~”尖锐的笑声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那张丑陋长着脓疱的脸从王其的影子里拱出来伸出舌头**着脸上流下的粘稠液体……

“还真是恶心的造型。”先出现的少年露出一脸的不屑。

“你是谁~~~~~”幻灵本想现身吓吓这些碍事者,但明显感到此人身上带着非凡的气焰。

“段浩康。”简洁明了的回答。

“没听说过~~~~~~唧~~唧~~~”幻灵之中常常也会流传一些比较厉害的降魔除灵者的名字。

“真是不可原谅。”他的眼中略带怒气:“看来你是连我主演的《噬魂》都没看过就跑来客串的幻灵。”(此句台词大可当做没看见,纯属作者宣传另一部小说)说着手中火焰暴涨高高跃起掀翻屋顶熊熊火焰倾泻而下:“那就好好记住吧!神塚代言人——段浩康!”火焰大肆窜起。幻灵在王其脚下的影子里蠕动、尖叫、挣扎。

“还这是不死心。”白衣一把拉过王其摘**上的‘神塚之印’砸在黑影之中。黑影伴着刺耳尖叫声渐渐消散。

段浩康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翻身跃下:“这么阴的房子在该拆了,走吧!”

王其挣扎几下才勉强睁开眼皮,首先映入眼帘的依旧是妈妈憔悴的容颜挂着疲惫笑容:“终于醒了,你都睡了四天了……”

伴着接下来那句久违的‘吓死我了’好安心。暖暖的阳光射进病房照在身上,以后不会了,不会再让妈妈‘吓死了’。

“真是太谢谢两位了。”妈妈连忙向那两位少年道谢。王其从被警察救出来就一直昏迷,明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也检查不出异样。一直睡了四天,还好来了这两位自称能帮他醒来的年轻人,否则还不知道他要昏迷到什么时候。

这是王其才看到妈妈面前的两位梦中人。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中一直没松开的纤纤玉手,她的手有一点凉意王其的心中却很暖:“神塚代言人……”

那人只是莞尔,王其这是才注意到她的笑只是嘴唇在勾起,紫水晶般的瞳孔里一直有一层化不开的冰。全身上下仿佛天人的精雕细琢世上还真有这么美的人啊!

“走了。”段浩康已经转身走出病房。

“再见。”她抽出手轻轻一挥,在王其的眼中她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王其紧随起身,她好高啊自己一米七零的个子竟比她还矮一点。

“古藤紫光。”紫光的脚步没有停歇的意思。

“古藤小姐……我……”至少留个电话什么的。

听到这里古藤紫光停下脚步看着王其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轻拍王其的双肩:“下次请称呼我古藤先生。”其实心里很想揍这个没脑子的家伙几下,睁大眼睛在喊。

王其瞬间石化,心中很想扇自己几巴掌,刚刚相信一见钟情并下定决心要对‘她’死心塌地痴心永不改,对象竟只是一个长着极度女人脸的男人……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鬼故事: 艳福

下一篇鬼故事: 没有了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推荐阅读:
上一篇:艳福 下一篇:人鱼魔咒